您现在的位置是:

深扒史玉柱与​郁国祥之恩仇

2019-04-18 03:23

  第三步,财团各成员境内公司收购财团成员各自的境外公司持有Alpha股份。

  郁国祥的小动作让史玉柱极为愤怒,但何以最终闹到“人身安全威胁”,外界尚不得而知详情。

  郁国祥将为上市公司在游戏产业带来何种前景?目前暂不明朗,2018年7月11日,太裕控股有限公司与上市公司签了一份合作协议,双方将在视频游戏领域展开合作,太裕控股注册于英属处女岛,同为郁国祥所实际控制。

  宁波三立的法人代表为自然人郁佩芳,郁佩芳与郁国祥有重要关联关系。据《财经》杂志当年报道,在2007年郁国祥卷入社保案后,据当时公开的司法信息,多家公司其法人代表职位写着郁佩芳名字的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郁国祥。另外,新恒德置业的法人代表为郁能建,他是郁国祥的哥哥。

  上海瓴熠的大股东为宁波百立农业,后者股东为两个自然人郁佩芳、孙丹,其中孙丹的股权此前为郁能祥持有。

  2016年7月,刚借壳“世纪游轮”回A股的巨人网络启动了一项巨额资本交易。

  在2017年12月15日,数字资产服务商OKEX发布公告称,已获巨人集团、千合资本数千万美元投资,这标志着史玉柱正式与区块链挂上联系。

  至此事件脉络已基本清楚:参与巨人收购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的金主中,有人和史玉柱闹掰了,以致这个耗资巨大、耗时两年的收购在最后一步“卡壳”,巨人只能取消原方案。

  如今,巨人网络面临的最新问题是,原本与其处于“同一战线”的金主中,有人改变了主意,要求解除原资产购买协议,并调整原有收购方案。此时距离巨人网络首次提出拟收购Playtika的议案已过去大约两年。巨人网络在公告中解释了金主“变卦”的原因:重大资产重组历时较长,国内市场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

  第二步,组建财团,收购境外资产,由于这笔跨境收购涉及资金为46亿美元,为了筹集资金,一个13位成员的财团迅速组织起来,他们各自在境外设立公司,然后这些境外公司合计向Alpha增资46亿,增资款向于收购Playtika。

  经另发现,借款的境内主体大股东宁波百立农业和宁波峰峦,在2016年8月均已将股权质押给中植系的中融信托。中植系经常采用暗渡陈仓的资本运作手法,上述手法非常眼熟,这是否意味着中植系是郁国祥资金的真正来源呢?

  此后发生的一切,让小宁波郁国祥的轨迹,逐渐显现出来。2017年4月13日,改名三年的乐游科技控股迎来了一场要约收购,收购方是一家设在英属处女岛公司——港新有限公司(下称港新公司)。

  郁国祥实际控制下的公司,多由郁佩芳担任法人代表或持股人。比如此前曾被司法部门认定为郁国祥实际控制的上海融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现法人代表即为郁佩芳;郁国祥近年来多以三立控股集团的身份在外公开行走,其境内实体宁波三立置业的法人代表也正是郁佩芳。

  法院将登记在新恒德置业名下的房产——宁波市鄞州区新天地东区1幢1-3号、民安路1018号(26-15)-(26-17)进行处置,结果连续两次流拍。执行裁定书这样记录:“法院查明,被执行人名下暂无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公开信息显示,与巨人网络签署《资产购买协议》的13家出资人分别为重庆拨萃、泛海资本、上海鸿长、上海瓴逸、上海瓴熠、重庆杰资、弘毅创领、新华联、四川国鹏、广东俊特、宏景国盛、昆明金润、上海并购基金。进一步穿透可发现,这13家出资人可谓巨人股东、史玉柱朋友圈及各路土豪的大集合。

  就在郁国祥在香港拥有了一家以游戏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之时,他还染指了史玉柱巨人网络的那一宗声名在外的游戏公司并购案。而在这此间,曾在社保案中高频出现并被当时司法信息证明与郁国祥高度关联的一个名字再度出现,这个名字就是——郁佩芳。

  记者查询的法定信息显示,港新公司的正是由郁国祥实际所有,其中披露的此人简历与其本人年龄、履历也高度吻合。

  记者查询他在某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2017年4月的公告,对他则如此介绍:“在各类企业投资方面具备丰富经验,拥有6年基础设施业务投资经验,包括但不限于位于中国浙江省杭州市的高速公路项目,其权益随后售予一家联交所上市公司,郁先生亦投资互联网通讯业务”。

  2016年,声名比郁国祥更为响亮的史玉柱筹划组成财团,巨资收购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并试图将其装入自己控制的上市公司巨人网络(002558.SZ)。郁国祥方面的力量,便出现在史玉柱身后的财团名单之中。

  不过,这样的一家著名酒店在出售之时没有走公开竞价的路数,而是买卖双方负责人直接在香港见面商谈,最终交易价格高达1.5亿美元,尽管此次易主为世人瞩目,但双方并未在上海公开举行签约协议。

  上海静安区华山路250号,矗立五星级酒店——上海静安昆仑大酒店。这家酒店并非新建新设,而是由上海静安希尔顿饭店翻牌而来。虽然后者已成为历史名称,但由于它是上海首家五星级全外资酒店,前后经营30年,在当地人心中它依然拥有重要位置。

  史玉柱的传奇人生,可以说横贯了处于时代发展前沿的技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书写了触底反弹的奇迹,也再造了一个新的巨人帝国。这个巨人帝国胃口较之往日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若新开拓的疆域过多涉入一些未来发展充满不确定性乃至具备监管风险的业务,或许并不是一件太过明智的事。

  一种说法认为,郁国祥之所以和史玉柱闹掰,是因为项目拖了两年他有点撑不住了。

  还有一种说法是郁国祥想甩开巨人网络,让Playtika装入自己去年控制的香港上市公司乐游科技控股(,获得更大回报。

  大摩财经查询公告发现,上海瓴逸和上海瓴熠最早分别通过Firststate Holdings、Upper Way Group两家全资境外主体,各出资5亿美元持有开曼Alpha公司10.87%股权,即合计出资10亿美元持有21.74%。

  2004-2006年,史玉柱进军游戏产业,游戏《征途》一度排名行业第二,高达数百万网友同时在线年,旗下网络公司上市,布局社交网站。

  “比毒品还赚钱!”这是周鸿祎对游戏业利润的评价,游戏也成为这几年资本市场并购的重要领域之一,爆款游戏常常被资本以巨资哄抢。深谙人性的史玉柱早年间通过脑白金等保健口赚饱口袋后,迅速踏上游戏征途,他曾谈到游戏赚钱的原因:游戏能体现4种人性,荣耀、目标、互动、惊喜。

  因为游戏属性的敏感,这次收购,在证监会没能顺利过关,还被监管部门多次询问,而且此后一直没有实质进展。直到今年8月6日,巨人网络临时停牌。

  此时的郁国祥,在“圈内”已经声名显达。不过,虽然郁国祥多次以其名下关联公司新恒德置业登上富豪榜,但工商资料显示这家公司于2016年4月5日至2018年3月19日间8次被宁波与上海两地法院列为失信人。2017年2月至10月被宁波多个地方税务部门共计公布6次欠税记录。

  9月17日,史玉柱发了一条令外界意外兼震惊的微博:“最近遭受人身安全威胁、网络谣言攻击等。这些谣言捏造并散布虚构事实,刻意贬损公司名誉,企图在某商业活动中谋利。”

  十几年前,“小宁波”郁国祥大名因收购上海静安希尔顿饭店及后卷入上海“社保案”广为人知,其崛起于草根、周旋于权贵,财富神秘,行事低调,2008年因单位行贿罪曾被判缓刑,近年则多活动于香港。

  郁国祥是沪浙富豪圈的名人,与史玉柱有颇多生意、私人交集。这恐怕也是其能参与巨人收购Playtika交易的重要原因。

  但实际上,这家Playtika公司,是世界知名的网络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可以说,占据Playtika收入一半的是一款“赌场”游戏。而这里所谓的人工智能就是Playtuka在2017年10月成立了一家子公司,号称在全球成立了9个人工智能研发部门,招募了1500多名高端人才,具体做了什么,还未见诸报道。

  自2005年起,郁国祥连续多年成为胡润富豪榜的常客,与他相关联的企业正是新恒德置业。2006年上海曝出震动全国的社保窝案,郁国祥行贿官员牟取商业暴利的行径也随之曝光。

  这是一家股权关系变动频繁的公司。记者查询的法定资料显示,自2004年1月设立之后的一年内,公司高管人事、股权等方面的变更,高达24次。

  一边是一度避走香港的江浙名贾;另一边是胡润富豪榜常客,却又陷入偿债难局。如此矛盾却并不妨碍他另起炉灶,东山再起。小宁波退走香港,这一次,他选择了游戏。

  9月14日,巨人网络终于披露原因:有交易对方提出解除原《资产购买协议》及对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进行调整变更的要求。9月17日,一向以闲人自居的史玉柱一改往日嬉笑风格,疾言厉色地宣称其人身正遭危险,其公司则被谣言中伤,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称“我们坚定用法律捍卫公司与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另据记者统计,2013年11月25日至2018年8月25日,这家公司涉及法律诉讼47起,其中多数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多家著名金融机构卷入,如交通银行宁波鄞州支行、广发银行宁波分行、信达资管浙江分公司、东方资管上海办事处等,以及宁波本地的农村信用合作社、农村商业银行、担保公司等。

  2008年,中国发生了几件大事,汶川大地震、北京奥运会。这一年的8月22日,时尚集团在北京银泰中心举办了第六届芭莎慈善夜,援助灾区与奥运成为这届慈善晚宴的主要话题。晚宴遍请当时国内明星以及社会政商名流。在这场晚宴举办一年四个月以来,夜宴上风头正劲的一位知名女星陷入一场舆论风波,其中的一位女主角,被称为京城第一名媛,这场风波涉及家庭关系。

  今天,随着国内对游戏监管的升级,证监会的审核越来越严。人工智能虽然是未来发展的趋势,但若想没有实际成果,仅通过偷换概念来获得重组成功,史玉柱的巨人帝国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而史玉柱斥巨资持股的OKEX公司,成立于2013年6月,曾经是中国最大的人民币对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在2017年10月,应中国内地监管要求,OKEX完成客户资产的清退,并且转型为一家区块链技术研发的公司,与多家大型金融企业在推进多个区块链应用项目。但是,其与对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千丝万缕的联系,也让这种转型平添了很多猜测。

  9月17日,史玉柱公开矛盾,巨人网络撤销了交易方案,重新与出资人们谈判。

  2016年7月,已经从美股退市、借壳登陆A股的巨人网络,筹备以305亿元的作价,正式将Playtika并入巨人网络体系。在史玉柱看来,Playtika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未来不仅做用人工智能改造游戏的业务,还要用人工智能去做其他领域的业务,这被巨人网络称之为全面拥抱人工智能市场的举措。

  乐游科技控股原为森宝食品,于2015年起转型游戏产业,曾有多笔游戏产业收购,2017年夏天,郁国祥旗下的港新公司浮出水面成为控股股东,并引来曾在奇虎360、完美世界、巨人网络等担任高管的许怡然担任乐游科技控股的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

  2000年前后,史玉柱总结巨人大厦为何越建越高时,他总结道:是无法克制的贪欲。

  中融信托同样出现在上文提到的宁波三立置业中。工商资料显示,2011年宁波郁氏家族的两家公司曾将持股全部转让给中融信托,中融信托后又于2013年转回给了这两家公司。

  郁国祥的商业嗅觉,显然没有什么错误。2017年11月28日,中国文化娱乐行业信息中心发布《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发展报告》,报告称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整体营收约为2189.6亿,同比增长23.1%,其中基于手机的移动游戏营收占据了市场份额的一半,增幅则高达38.5%。

  仔细查看上述法律诉讼记录,截至当前,新恒德置业早已处于资不抵债的处境。仅以最近一次新恒德置业涉及的司法裁定为例,2018年8月25日,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发布执行裁定书,宁波鄞州农村商业银行向法院申请要求新恒德置业及另外一家公司共同支付执行款250万元及利息。

  从脑白金的热销,到征途的百万在线,再到黄金酒的走俏以及球球大作战的风靡,“60后”史玉柱的每一次出击都能准确抓住消费者的心理,将营销推到极致,创造一个又一个产品神话。

  公告显示,2016年8月底、9月初,Firststate Holdings、Upper Way Group分别从银行借款两笔,金额均为20204.5万美元和30000万美元,初始借款期限均为一年,这些高达10亿美元的借款现均已展期,展期后借款利率明显升高。今年以来游戏产业监管部门对“涉赌”游戏严厉打击,德扑类游戏纷纷下线日腾讯也关停了旗下知名产品《天天德州》。但因为当时成功的狂热情绪影响,他斥巨资建造的巨人大厦,成为了巨人集团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史玉柱不会忘记,当年如日中天的巨人集团最初从软件崛起,最后延伸至地产、医药保健品,并最终延伸至服装、化妆品等多个领域,成为名噪一时的巨人帝国。加上这一次未完成的历时两年的收购,史玉柱的巨人帝国在公开层面已完成了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领域的布局。

  就目前进展来看,巨人网络须得从“等待证监会审核”的阶段再退回到“修改重组方案”的阶段。这意味着,若要完成将Playtika装入上市公司的计划,还需等待更长时日。这场历时弥久的收购,又将披上新的不确定性。

  巨人大厦,是一座最初计划总投资2亿元的18层巨人大厦,在各种因素的推波助澜下,变成计划总投资12亿元,总楼层高达70层的珠海标志性建筑。巨人大厦一下子造成了巨人集团的资金链紧张,虽然当时巨人的医药保健品板块盈利非常不错,但每年一亿多的净利润全砸在了巨人大厦上,这成为引爆资金链危机的最大问题。

  上述借款合同均约定展期累计不能超过9个月,但从去年8月底9月初展期至今已一年,巨人网络公告未显示截至目前这些借款的状态。

  2004年,郁国祥又以其实际控制的公司香港国汇有限公司和浙江国叶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浙江国叶)共同投资82亿元,取得杭州绕城高速25年的经营权。据记者查询,香港国汇有限公司已宣布解散,浙江国叶于2003年1月成立,注册资本2.6亿,目前已经更名,现在的法人代表和第一大股东为郁佩芳。

  假设并购成功,巨人网络2017年合并净资产将从85亿暴涨到420亿,当年合并后营收从29亿增至106亿,当年合并后净利从12.9亿增至32.4亿。

  由于其品牌与地理位置,这家饭店每一次易主与变迁均牵动人心,其中最为轰动者当属2003年6月的那次出售,这也是静安希尔顿饭店的首次易主。彼时,正是非典流行时,酒店入住率低迷,处于高负债经营,投资与收入不相匹配使香港信谊集团决定放手。

  了解内情的人称,从去年到今年,巨人网络注意到有人引导舆论关注Playtika“涉赌”,以影响监管层决策,后将怀疑目标锁定为郁国祥。

  在这样的时刻,若能装入Playtika这样看上去和人工智能相关的资产,不仅对出资支持并购交易的股权投资机构有所交代,对巨人网络本身也有利好。

  此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某财经自媒体公号指称,宁波百利便是撕毁资产购买协议参与方。而接近交易的权威人士,也向《等深线》提供了类似的说法。记者就此事向巨人网络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史玉柱与公司方面的任何回复。已经拥有游戏上市公司平台的郁国祥,在搅黄了史玉柱主导的巨额游戏资产收购案后,下一步将怎么做?

  史玉柱和巨人网络均表示已报案,正在等待公安机关调查结果。“我们坚定用法律捍卫公司与投资人的合法权益。”史玉柱说。

  一切准备就绪,2018年8月10日,根据证监会披露信息, 并购重组委原定于这一天的下午2点举行2018年第38次工作会议,专门审核巨人网络上述重大资产重组,5人审核成员名单已于8月6日公布。在此关键时刻,证监会披露巨人网络涉及重大事项核查,此次并购审核宣布暂停。

  在对郁国祥的司法审判中,上海融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被认定为由郁国祥实际所有。记者查询,上海融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一栏列示的是名字也是郁佩芳。

  上海静安希尔顿饭店于1988年落地上海,被誉为上海地标性建筑之一,建设之初,由香港信谊集团投资,投资额1亿美元,由总部位于英国的希尔顿国际酒店集团全权负责经营管理,拥有客房近800套。

  记者查发现,在当年1月16日到1月23日间,港新公司曾密集买入乐游科技控股的股权,总计约8.36亿股,占乐游科技控股的比例已经高达29.13%。在此期间,其买入价格为1.52港元至1.6港元,以此估算,在上述18天间,港新公司至少投入12.7亿港元。

  但目前的情况是,巨人网络收购Playtika的交易在拖延两年之后遭遇了重大挫折。今年8月6日巨人网络公告称这笔交易将进入证监会审核阶段,几天之后,证监会宣布因“涉及重大事项核查”,交易方案暂停审核。

  重点来了。上海瓴逸和上海瓴熠为一致行动人,其背后正是郁国祥的宁波郁氏家族。

  森宝食品的继任者,显然对于食品加工不感兴趣。于是,在林庆麟转让股权之后仅1个月,森宝食品便启动了对游戏公司DIGITAL部分股权的收购。收购启动半年之后,森宝食品正式更改了上市公司名称,新名称为乐游科技控股。一家以游戏为主业的上市公司,由此而生。

  2017年4月28日,港新公司买入5.45亿股,每股价格1.6港元,此次买入支付8.72亿港元。综合上述计算,郁国祥自2017年1月6日至4月28日共计调动21.8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9.23亿元。至此,港新公司共计获得上市公司15.05亿股份,持股比例52.48%,成为上市公司单一大股东。

  按照原定收购方案,假设收购成功,郁国祥将实际持有巨人网络5.8%的股权(考虑配套募集资金)。

  泛海资本和上海鸿长穿透后实际控制人为泛海集团的卢志强,和巨人网络的股东国寿民生信托计划及民生资本是一致行动人。

  第四步,资产证券化,由上市公司收购财团成员境内公司持有的Alpha股份。众多投资人,在背后参与了这项交易。

  据知情人士透露,巨人网络分两次完成对OKEX的投资,第一笔2000万美元在2017年1月完成,第二笔720万美元在2017年4月完成。

  据重组草案披露宁波百立50%股权为郁佩芳所有,这亦被认定为宁波百立为郁国祥实际参与的公司。

  巨人网络此前的公告称,标的资产即Playtika旗下产品在主要运营国家不构成赌博,且不打算引入国内运营。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过激的扩张,公司在1997年陷入困境,一夜之间公司倒闭破产,负债高达2.5亿。但在短短一年后,史玉柱凭借脑白金重出江湖,2000年底,还完2.5亿巨债的史玉柱成功复出。

  郁国祥的从商之路,一度通达。他染指地产、基建甚至通讯,财富迅速增长。及至上海社保案案发,郁国祥又迎来商海低潮,被列入失信名单,后又避走香港,筹划东山再起。最终,史玉柱出现在了他的商业路径之上。

  正是在2016年7月30日,巨人网络的全资子公司巨人香港以发起人身份与13家出资人缔结财团协议,其中上海瓴逸互联网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瓴逸”)也跻身其中。2016年8月15日,上海宥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宁波百立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百立”)共同出资50.005亿,其中前者做为GP(普通合伙人)认缴50万元,宁波百立做为LP(有限合伙人)认缴50亿。

  2016年11月1日,史主柱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巨人网络(002558.SZ)发布重组草案:上市公司向财团13位成员定向增发股份并支付现金购买财团持有的Alpha全部股权,股份及现金对应交易总价为305亿元;上市公司向史玉柱名下公司——巨人投资定向增发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50亿元,以支付上述交易上的现金对价。

  记者查询的法定信息显示,浙江国叶曾是宁波三立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三立”)与宁波新恒德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恒德置业”)的重要股东。

  原因是这样一则通知: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将于近日召开工作会议,审核巨人网络收购Playtika一案。

  郁国祥,1970年10月27日生,宁波象山人,初中未毕业,白手起家,曾在当地一针织厂当工人,后来成了一位房地产老板,突然暴富。有关他的公开报道对他的描述多次引用这样的词汇:“视野开阔、胆识过人、无师自通、超高悟性、意志坚韧……”

  这也意味着郁国祥是巨人网络此笔资本运作的第二大金主,仅次于卢志强。卢志强通过泛海资本和上海鸿长持有开曼Alpha公司32.6%股权,云峰基金通过重庆拔萃持有17.91%。

  第一步,设立持股平台,Alpha公司于2016年6月24日成立,专为史玉柱实现收购境外游戏业资产——以色列游戏公司CIE旗下休闲社交游戏而设立。另一方面,CIE于2016年8月17日设立Playtika,这也是一个持股平台,用于承接CIE的各类休闲社交游戏资产。

  精通资本运作的史玉柱不会傻到直接拿出305亿现金,而是找到一批“金主”即财团出资人来做过渡,假设Playtika这个现金牛成功装入上市公司,“金主”们将从股价上获得丰厚回报。

  据大摩财经了解,按照原方案,向财团出资人购买资产发行股份的价格为32.45元/股,而巨人网络股价在持续下跌后已跌至18.98元,方案也明显存在调整的必要。

  2015年10月,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完成A股上市,鼎盛时估值一度达到1700多亿元人民币。而后巨人网络股价一路下行,加之股市整体环境影响,截至最近一个交易日,其市值为384亿元。

  2017年9月,史玉柱曾发微博表示,不该过分妖魔化比特币,大家看不懂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坏东西;同时比特币基于的区块链技术,将来会深刻改变金融等领域,进入每个人的生活。

  据记者查询,新恒德置业控股的宁波南南置业有限公司早在2014年年底就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此外,郁国祥、胡岚夫妇因涉民间借贷案,以被告的身份于2015年两次被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开庭传票。

  早于这份报告发布3年,2014年,香港资本市场上,曾有一桩并不起眼的资本交易,但记者查询的法定信息表明,这次交易,与郁国祥的“东山再起”关联紧密。

  2014年5月,他的巨人网络以30亿美元代价完成私有化告别纽交所,2016年5月底完成借壳世纪游轮(002558),并以巨人网络名称替代之,股权过户、人员安排等均落定,在香港设立全资子公司,为拓展境外业务做准备。在此背景下,2016年11月,上述重组草案公布。

  巨人网络当天宣布停牌。至晚间,巨人网络发布公告,宣布撤回305亿重大收购重组方案,原因是有交易对方提出解除原《资产购买协议》,并提出了对收购重组方案进行调整的要求。巨人网络将继续停牌,期间将与各方协商调整方案,预计达到“重大调整”。

  2011年,森宝食品(01089.HK)挂牌香港联交所。这实际上是一家福建企业,主业是生态肉类食品加工,上市时的第一大股东为林庆麟,此人在当时的福建商界和食品行业,有着一定的声望。但是,在上市之后,森宝食品业绩变脸,至挂牌上市后的第三年,大股东林庆麟决定套现离场。此时,他持有森宝食品25.21%的股权,约5亿股。

  做为回报,孙路一动用个人权力与关系,于2004年至2005年间,多次帮助郁国祥在上海实现低价收购国有企业、低价拿地。

  从当年7月到10月,这笔交易的细节和步骤逐步向外界披露:巨人香港和其他投资人组成的财团,以开曼Alpha为主体收购凯撒娱乐(casears)旗下的以色列休闲社交游戏公司Playtika 100%股权,交易价格为44亿美元;此后,财团出资人再安排各自对应境内主体以46亿美元总价收购开曼Alpha;最后,即2016年10月20日,巨人网络与13个出资人(即交易对方)签署了《资产购买协议》,准备以305亿总价(50亿现金+255亿股份)收购这些出资人持有的开曼Alpha 99.9783%股权(巨人香港持有0.0217%)。

  接触过郁国祥的人透露,郁国祥对外放风称,巨人网络收购Playtika的交易要黄了,Playtika要改到香港上市。

  2014年,林庆麟转让5亿股予两位自然人,公司大股东由此发生变化,但是,森宝食品当时并未对外披露这两位自然人的姓名。

  当年,史玉柱一手打造的巨人帝国,是国内第二大民营高科技企业。白手起家的他凭软件成为巨富,并确立了计算机、生物工程和房地产三头并进,同时还进行了服装、化妆品等领域的扩张。彼时雄心勃勃的他顺利当选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还被《福布斯》列为内地富豪第8位。

  在中国,史玉柱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他曾白手起家,凭软件成为巨富、当选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并被《福布斯》列为内地富豪第8位……却又在一夜之间,公司破产倒闭,负债高达2.5亿。

  最近,乐游戏科技控股还以2.6亿港元收购了郁国祥妻子胡岚持有的三处物业,俨然已变成郁家在香港资本运作的主体。

  5年之后,也就是2013年12月4日,这位名媛发出一则微博,首次公开宣称一位Y姓商人是她的丈夫,并在微博上晒出了一家三口的合影。但造化弄人,一个月后,即2014年1月2日清晨5点,这位京城名媛再次发布微博称,已经于2013年12月31日在香港办理了与Y姓商人的离婚手续,同时,她还晒出了一个月前领取的结婚证。

  2004年5月,郁国祥将陈逸飞的油画《仕女图》和《小提琴手》送给上海市委原副秘书长、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主任孙路一。几个月后,郁国祥又买了一幅吴冠中的国画《山村春早图》送给孙路一。一年后,郁托人将一幅谢稚柳所做国画《苍松图》送给孙路一。

  其中,重庆拨萃是巨人网络股东铼钸投资的一致行动人,铼钸投资即云峰旗下基金。云峰基金大家很熟悉,虞锋、马云、史玉柱等均为股东。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瓴逸的大股东为宁波峰峦,后者股东为两个自然人刘云杰、张旭程,两人均与多家宁波郁氏家族控制的企业有密切交集。

  2017年4月21日至24日,郁国祥以其实际控制的港新公司合计收购上市公司股份2766.5万股,每股均价1.6港元,此次买入共计支付约4426.4万港元。

  然而,史玉柱这场历经两年的运作将近收官时,局面却突然逆转,他甚至在微博上公开声称个人受到威胁、公司被谣言中伤。此后,便有业内自媒体指称,史玉柱微博中指出之人,即为“小宁波”郁国祥。

  外界对此突如其来的消息不明觉厉:谁敢“威胁”和“攻击”赫赫有名的史玉柱?史玉柱所指“某商业活动”是指巨人网络正在进行的305亿重大收购重组吗?

  并不为人知的是,此时的郁国祥,在香港几经运作,同样拥有了一家以游戏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乐游科技(01089.HK)——一个与史玉柱同业的公司。这是一场商场恩怨的终点还是起点?答案,仅当事人心知。

  这是一场天价的收购案。为帮助巨人网络收购Playtika,参与交易的投资机构借用了超过40亿美元的银行贷款。交易迟迟未获审批通过,提升了这些投资机构的融资成本:这被认为是部分交易对手“变卦”的潜在原因之一。

  Playtika的主要游戏为博彩类游戏——这属于海外游戏市场的吸金品类——其无论资产规模还是收入利润都超过史玉柱的巨人网络,所以这笔收购对巨人网络构成了“重大资产重组”。

  据记者查询,这次交易的买方,便是胡岚及其丈夫郁国祥,当时,他们的名字,还不为外界熟知。

最新推荐

  • 从富豪榜第8到欠25亿 史玉

    8月11日,巨人网络发布公告称,于 8月10日收到中国证监会通知,决定对本次重组暂停审核,公司股票将于 8月13日(星期一)上午开市起复牌。 双方端起高脚杯,用中式交杯酒的姿势喝

  • 曾欠下数亿的巨债还把儿

    除了史玉柱外,还有一个大富豪也曾经咸鱼翻身,他就是杨受成。杨受成可以说比史玉柱还更加传奇。杨受成出生于1943年,当时他的父亲在香港开一家钟表店。不过杨受成从小就不会读

  • 史玉柱说的“无能行长”

    蔡鲁伦虽然符合空降(国务院某领导推荐)、与团队融合,与董事会沟通不好(与首任行长一样,也是因为内斗未满三年任期就卸任)的条件,但时至今日,仍为民生银行所推行的以利润为中

站长推荐

  • 145亿待收团贷网被查 史玉

    28日,东莞警方告诉新京报记者,团贷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被东莞市公安局立案侦査情况属实。目前,警方已对唐军与张林依法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关于团贷网被立案的

  • 李嘉诚、史玉柱:成功的

    你看,声誉不是说说就有的,是你在最低谷时还能信守承诺,咬紧牙关背负挫败,承受屈辱,一步步站立起来。 世界上的事,总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特别是声誉,建立起来需要很

  • 曾欠下数亿的巨债还把儿

    除了史玉柱外,还有一个大富豪也曾经咸鱼翻身,他就是杨受成。杨受成可以说比史玉柱还更加传奇。杨受成出生于1943年,当时他的父亲在香港开一家钟表店。不过杨受成从小就不会读